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振兴东北
  地方文献导航
大连百科数据库
大连旧影图片库
大连新貌图片集
大连地方作家数据库
讲座数据库
网视大连数据库
网论大连数据库
大连数字导航数据库
大连生活百技数据库
大连近现代史大事记
大连文史资料数据库
大连文化教育资源数据库
大连地方出版物全文
大连地方出版物文摘
大连地方出版多媒体
振兴老东北工业基地专题
馆藏外文期刊数据库
大连地区联合目录数据库
媒体上的大连专题数据库
大连解放六十周年专题
大连文学艺术数据库
电子图书阅览器下载
    振兴东北
文章标题: 辽宁转身向海,不只要振兴东北
作者: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省份: 辽宁
日期: 2021-09-22
所属类别: 评论建议
文章出处: 凤凰网
作为东北唯一沿海省份,辽宁再被委以重任。

9月18日,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关于辽宁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规划的批复,原则同意《辽宁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规划》。

在此之前,8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研究部署“十四五”时期东北全面振兴工作。

会议讨论通过了东北全面振兴“十四五”实施方案、辽宁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规划和东北振兴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管理办法。

根据最新批复,辽宁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积极参与东北亚经济循环”,以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推动东北振兴取得新突破。

拉长到整个海岸线来看,作为环渤海重要组成部分,辽宁沿海经济带的发展质量,还将影响北部沿海能否形成一个真正与长三角、珠三角呼应的热力板块。

01

40多年来,改革开放由南向北推进,东南沿海地区在参与世界分工合作中先行一步。而处于海岸线最北端的辽宁,开发开放程度却未及预期。

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常丽、薛巍等人早前撰文指出,几十年来受传统工业化发展模式、 重化工业发展特性、海域特点、计划经济时期国家工业体系布局等多种因素影响,辽宁长期以来经济重心始终放在中部地区,沿海城市则主要依托铁路干线服务于国内市场,形成了“依托腹地资源发展重工业的内陆经济模式”。

1986年,当地曾提出建设“海上辽宁”设想,但当时的重点主要还是“利用海洋资源发展渔业”。真正意义上“面向大海”重新思考,始于2005年前后,辽宁省委省政府提出推进“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建设,并最终升格为沿海经济带发展战略。

辽宁沿海经济带地理位置示意图 图片来源:自然资源部网站

2009年7月,国务院批复《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规划》(下称《发展规划》),标志着辽宁“向海”被赋予了更多全局意义——

有利于完善我国沿海经济布局。促进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培育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将提升北方沿海地区发展水平,有效应对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促进东北地区与环渤海地区相互融合,形成全国沿海地区良性互动、共同发展的新局面。

有利于实施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促进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强化服务和带动功能,将进一步增强辽宁省和东北地区总体经济实力,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推动形成全国区域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

有利于更好地参与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促进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提升辽宁乃至整个东北地区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增强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将为加强与东北亚各国的经济技术合作、深化中日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加快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创造条件。

根据《发展规划》,辽宁沿海经济带建设的第一个阶段刚好截止到2020年,“十四五”是一个新的开始。

最新批复显示,《辽宁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规划》实施要做好改造升级“老字号”、深度开发“原字号”、培育壮大“新字号”三篇大文章,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机制,全面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积极参与东北亚经济循环,在国际经贸合作中增强竞争力。

02

厚望如此,过去十多年间,辽宁这条“沿海经济带”在全国区域竞赛中为何没有激起太大浪花?问题出在哪儿?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以海洋经济发展为主导的发展理念尚未形成,区域发展、工业发展与海洋经济的关联度并不高。

Wind数据显示,辽宁海洋生产总值由2006年1478.9亿元提高到2019年3465亿元,规模体量增长一倍多,但对比其余10个沿海省份,不仅与排名前列的广东、山东、福建相去甚远,且长期处于“原地踏步”状态,排名仅领先河北、广西和海南,被认为“与辽宁丰富的海洋资源禀赋形成强烈反差。”

渤海大学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李庆满在2018年的一场研讨会上表示,辽宁沿海各市的关注点必须从依赖大石化、大冶金、大基建、房地产推动经济增长,转移到大力发展海洋及相关产业、壮大新动能上来,提升海洋产业的发展定位,打造沿海“蓝色经济带”。

《发展规划》显示,辽宁沿海经济带资源禀赋优良:

拥有约2000平方公里的低产或废弃盐田、盐碱地、荒滩和1000多平方公里可利用的滩涂;

镁、硼、钼、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储量较大;

宜港岸线约1000公里,80%以上尚未开发;

双台河口、丹东鸭绿江口湿地等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陆域面积1300多平方公里。

大连海洋大学的张文晖、王海陆分析认为,“十三五”以来,辽宁海洋经济发展虽然“突飞猛进”,2019年海洋生产总值占到GDP总值的3.5%,但内部结构不完善、外在引导不够强、环境问题不可持续等矛盾日益突出。

由此出现的一个外在表现则是,从2016年到2019年,辽宁海洋生产总值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由4.8%下降至3.9%。

张文晖、王海陆指出,渔业作为海洋第一产业,在辽宁海洋产业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推动渔业经济增长的同时,泛滥捕捞和非法捕捞阻碍了渔业的可持续发展。“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达到现代渔业的发展要求,大规模的工业捕捞也并未普及,诸多发展与转型中的问题依旧制约着海洋第一产业的转型升级。

同时,海洋第二产业的开发利用需要大量的资金、先进的技术和专业人才,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辽宁海洋经济的发展,导致海洋第二产业总体实力不够强。

辽宁海洋渔业生产增加值由2016年的504.2亿元降到2019年的415亿元,下降17.7%;海洋交通运输业比重也持下降趋势,2019年同比2016年下降了24.7%。(张文晖、王海陆,辽宁海洋经济发展脉络与对策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滨海旅游业作为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2019年其产业增加值占主要海洋产业增加值比重达50.6%,但2020年“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滨海旅游人数锐减,邮轮旅游全面停滞。全年实现增加值13924亿元,比上年下降24.5%。”

辽宁滨海旅游,自然无法例外。

《辽宁沿海经济带三年攻坚计划(2018-2020年)》对主要城市定位 图片来源:辽宁日报

03

毗邻渤海和黄海,辽宁沿海经济带包括大连、丹东、锦州、营口、盘锦、葫芦岛6个城市,海岸线长2920公里,海域面积约6.8万平方公里。

6个城市中,大连作为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核心”地位毋庸置疑,去年经济总量达到7030.4亿元;营口、盘锦、锦州处在“1000亿 ”梯队,丹东、葫芦岛则不足千亿。这种发展分化,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步调一致性。

一个例子是,2015年7月,盘锦港口岸才正式对外开放。当地媒体报道称,“盘锦港口岸的对外开放,标志着辽宁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的‘大门’全部打开,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而在推进沿海经济带“产业向海”过程中,沿海6市做了同样的选择——建设城市新区。大连建设普湾新区、大连开发区、长兴岛新区等,丹东建设丹东新区,锦州建设龙栖湾新区,营口建设北海新区,盘锦建设辽东湾新区,葫芦岛建设东戴河新区等。

2013年,时任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沿海办专职副主任周喜鼎曾向媒体表示,土地资源稀缺是制约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障碍,“对海岸盐碱地荒滩的积极开发成为辽宁沿海经济带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些新区的建成提高了沿海经济带的城镇密度,促进了基础设施完善为产业聚集提供条件……辽宁省沿海42个重点园区累计开发土地近1000平方公里,所有园区均具备项目落地条件,使得沿海地区成为拉动全省经济发展的引擎。”

一方面,经济上的成绩是显著的。周喜鼎表示,截至2012年,辽宁沿海经济带地区生产总值占东北三省25%,比2005年高出2.4个百分点;沿海6市经济总量占全省比重51%,比2005年高出2.7个百分点;2012年沿海6市实际利用外资179亿美元,是2005年的14.3倍,占全省比重66.8%,比2005年提高32个百分点。

但问题随之而来。周喜鼎坦承,沿海经济带开发之初,面对大量的盐碱地、荒滩和废弃盐田,人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开发,主攻方向是吸引投资者落户沿海经济带。随着开发建设的不断深入,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重开发、轻保护的现象,产生了一系列资源矛盾与环境问题。

城叔统计了2000年至2020年的经济数据,沿海6市占辽宁全省GDP比重虽然一度达到52.56%,较2000年上升约7.4个百分点,但2020年的占比已回落至48.9%,涨幅并不明显。

需要说明的是,辽宁曾于2016年“主动挤水分”,掉出全国GDP十强(省份)之列。截至2020年,地方经济总量已在2万亿区间“待”了十年,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能。

04

海洋经济是可以期待的。

自然资源部公布的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超过8.9万亿元,十年间翻了一番。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9.0%,占沿海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7.1%。

2020年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全国海洋生产总值仍然达到8万亿元,占沿海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4.9%。“除滨海旅游业受疫情较大冲击外,主要经济指标持续改善,大部分海洋产业稳步回升,进一步加快发展的势头已露端倪。”

图片来源:2020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

从区域格局来看,海洋经济也表现出一种“南高北低”的状态。

2020年,南部海洋经济圈海洋生产总值3.09亿元,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8.7%;东部海洋经济圈海洋生产总值2.57万亿,占比为32.1%;北部海洋经济圈海洋生产总值2.34万亿,占比29.2%。

(注:北部海洋经济圈指由辽东半岛、渤海湾和山东半岛沿岸地区所组成的经济区域,主要包括辽宁、河北、天津和山东的海域与陆域;东部海洋经济圈指由长江三角洲的沿岸地区所组成的经济区域,主要包括江苏、上海和浙江的海域与陆域;南部海洋经济圈指由福建、珠江口及其两翼、北部湾、海南岛沿岸地区所组成的经济区域,主要包括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的海域与陆域。)

2009年的格局恰恰相反——环渤海经济区海洋生产总值1.2万亿元,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7.6%;长江三角洲经济区海洋生产总值9466亿元,占比为29.6%;珠江三角洲经济区海洋生产总值6614亿元,占比20.7%。

这里不得不说到环渤海地区的发展问题。根据2015年9月国务院批复的《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环渤海地区涵盖北京、天津、河北、山东、辽宁和山西、内蒙古7个省(区、市),“是我国唯一地跨四大区域板块、既沿海又沿边的经济区”。

在这个“C”字经济带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的指导作用有目共睹,若能尽快补上辽宁沿海板块,对环渤海的意义可想而知。

《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明确提到,加快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有利于充分发挥七省(区、市)各自比较优势,提升区域整体实力和综合竞争力,带动东北、西北、华北地区加快转型发展,呼应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开发开放,培育形成我国经济增长和转型升级新引擎。”

事实上,在一系列重大区域战略中,海洋经济皆已成为重要内容。此前,沿海11省份公布的“十四五”规划也纷纷描绘了广阔的“海洋蓝图”。

广东提出加快构建世界级沿海产业带,支持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上海提出要提升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能级,巩固上海港国际集装箱枢纽港地位;

山东明确海洋强省建设要实现重大突破,建设完善的现代海洋产业体系;

浙江明确支持浙江支持宁波舟山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天津将加快北方国际(000065,股吧)航运枢纽建设……

对辽宁而言,“只有转身向海,才能海阔天空”已是一个常用表达。曾有人评价,“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战略转变了当地的发展观念,让辽宁找到了沿海开发的金钥匙,也盘活了辽宁经济发展的全局。”

如今,辽宁沿海经济带再出发,面朝大海,待春暖、等花开。
 
 
总机:0411-83630501  邮政编码:116012  传真:0411-83623796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长白街7号  版权所有:大连图书馆
辽ICP备05018088号